林義傑一雙腿 跑出生命的寬度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總冠軍林義傑在二月一日完成了最後一站南極冰原的挑戰,回到熟悉的台北,卸下厚重的長跑裝備,林義傑終於可以換上輕便的衣服,迎接在中正機場的支持者和媒體的喝采。 不過,瘦了將近五公斤的林義傑,在返台後幾乎沒有時間多做休息,而是準備了在南極自拍的影片、照片及演講稿,要和眾人分享他的超馬經驗。不論是在南極看到的企鵝、沾著血跡的比賽服裝,還是先前從跑鞋中倒出來自撒哈拉沙漠的沙,都是林義傑賭下生命,用雙腿換來的見證。 他的經驗》提醒生命的可貴 二○○二年,林義傑在忘年好友沙福瑞(Clive Saffery)的牽引介紹下,報名了「摩洛哥撒哈拉沙漠橫越賽」,開始了他挑戰「極地型」的超馬生涯。簽下死亡切結書,林義傑首度展開被人看做祇有瘋子才會參加的撒哈拉超級馬拉松,在撒哈拉沙漠,林義傑遇上了二十年來最大的沙漠風暴,在撲天蓋地的沙暴中兩度迷失,血糖過低求助無援的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死神就在身邊。之後的亞馬遜叢林超級馬拉松,林義傑的腳受傷,祇能忍痛把整塊腐肉用刀割掉再上藥。而在中國的大戈壁,他迷路兩小時,加上脫水,林義傑甚至咬破嘴唇喝自己的血。 今年的超馬挑戰賽,南極氣候是出了名的「壞脾氣」,首站開跑就受了風寒,冰雪打在林義傑臉上,第一次親眼見到下雪的林義傑雖然興奮,但因為沒有經驗,不知道要補充高蛋白質的食物,也讓他差點失溫倒下;而時速高達一百三十公里的強風,隨時都有可能把人吹垮。由於每一站之間都要坐好幾個小時的船,林義傑還必須忍受驚濤駭浪所帶來身體上的不適。這次的南極行,他一共吃了二十顆暈船藥、十顆安眠藥、阿支票借款斯匹靈和胃藥。雖然所有人都覺得林義傑這次不可能跑回終點了,但不論再痛苦,他還是堅持一定要讓自己「復活」。 面對種種的危難甚至死亡,其實林義傑在出發前都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求生錦囊訓練和心理準備,因此,他確信自己一定能夠平安跑完全程。有一次,林義傑在電視節目的錄影現場被一個社會線記者問到:「你有去看醫生嗎?」林義傑很疑惑地說:「看什麼醫生?」記者則看著他說:「精神科。」或許是為了節目效果,當然也可能是許多人心中的疑問,林義傑自嘲:「在台灣我似乎就是這麼一個怪胎吧!」但是,他也希望大家能換個角度想,因為挑戰極限,讓人深深感動生命的韌性,提醒著人們不該隨意浪費,而更應該懂得珍惜生命。 他的動力》來自同胞的加油 雖然危險、雖然艱困,但林義傑自從參加國際超馬賽以來,不曾中途放棄。他知道,放棄之後,緊接而來的將會是後悔與遺憾。所以不管途中遇到什麼困難,不管是不是害怕、是不是疲累,林義傑都祇有繼續向前跑,才有可能到達想到達的終點。然而,究竟是什麼力量不斷支持著他?返台後的「封王」記者會上,林義傑回答記者:「因為想到你們一直以來的支持啊!」雖然有些官腔,但林義傑說,比賽過程中,他收到了許多海外同胞甚至來自世界各地的電子郵件,內容不單是「Kevin(林義傑)加油」,而是「台灣加油」,他幾乎感動落淚。儘管拿了第一名 沒有任何獎金,超級馬拉松也不是奧運的正式比賽項目,他不可能擁有像王建民或陳詩欣那樣的體壇地位,既無名也無利,但林義傑知道自己是在為台灣而跑,他要讓台灣被全世界看見,他要把中華民國國旗帶到終點。 他的志氣》幫助他披荊斬棘 身為運動員,林義傑有著過信用貸款人的企圖心。林義傑從小家境貧困,附近鄰居常常取笑他的父母:「你們家再怎麼打拚,也出不了一位大學生。」雖然林義傑從小就選擇了長跑這條路,但是他從來不曾忘記鄰居那如同一把利刃的話,因此他暗自發誓:「我將來一定要念到博士,在你們面前揚眉吐氣!」 為了考上台北體育學院,林義傑從高三補習到高四,大學畢業後又考了至少八次以上不同的研究所,不是沒上就是備取,直到考到中正大學。林義傑說:「我沒有靠政府或假他人之手到中正大學唸書,我是自己讀書到深夜苦熬後才獲入學。」這種不服輸的性格,也是支撐林義傑一路披荊斬棘的力量,二○○四年,林義傑在智利阿他加馬寒漠受到種族的歧視,為了勉勵自己,要用實力證明給外國人看,因此在背後刺下了「以牙還牙」的阿拉伯文。 一路跑下來,不論遇上生命危險也好,種族歧視也好,各種難關林義傑都咬著牙度過了,甚至是比賽經費不足,目前還欠著六位數的債務。但林義傑也祇是平淡地說:「沒關係啦,順其自然。」然而,最讓林義傑感到挫折的是每次比賽回來後,部分輿論的質疑和批評,就有人認為,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祇能算是「運動休閒」性質,林義傑的成績還不足以稱做世界第一。想到這些聲音,林義傑原本開心與大家分享超馬經歷的興致都沒了,返抵國門的那一刻,林義傑說自己並沒有特別高興,也沒有想開過開party慶祝,他祇是覺得「這片土地生病了」。 在國外,林義傑受到國際上的尊敬,在埃及撒哈拉沙漠獲得「最佳人緣獎」,「但是為什麼台灣人自己都不能團結呢?那些批評我的人,他們有親身體驗過我的經歷嗎?」林義傑感嘆,台灣沒有真正的英雄,祇有政治人物,他說自己就像神農氏嘗百草一樣馬爾地夫,或許一開始會被質疑,但是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林義傑說:「如果沒有人幫我舖紅毯,我就自己舖、自己走,I follow my way。」因為他是台灣挑戰超馬的第一人,超級馬拉松是他的個人經驗,也是學習和研究,林義傑說要把比賽的點點滴滴整理進自己的碩士論文中,他有社會責任,把這些經歷傳給後輩。 他的雙腿》跑出生命的寬度 自國小開始跟長跑結緣之後,林義傑不斷向自己的體能極限挑戰,從五千公尺到一萬公尺,從馬拉松到超級馬拉松,從路跑到沙漠、高山,林義傑說:「別人是藍海策略,我這是高山策略。」對於三十歲的林義傑來說,人生的馬拉松是一場不會停止的挑戰賽,而他現在才剛跑過了第一站。二○○八年,林義傑希望前往美國奧勒岡大學繼續攻讀博士學位;若叫他再挑戰一次極地超馬,他想再跑一次大戈壁,「因為台灣小孩能在中國土地上得到第一名,那會具有特別的意義」。 林義傑曾經在日誌中寫下:「每一個人都有夢,我用跑來豐富自己的人生。我不會認為自己在長跑項目上是天下無敵,我祇喜歡跑,我的動機很單純,我不會想要去贏任何人,我祇想贏自己、想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 長跑是一項孤寂的運動,但林義傑因為跑遍了「天涯海角」,他比其他選手擁有更寬廣的視野和經歷,他認為自己不單純祇是個長跑選手,而是一個運動家、冒險家。林義傑靠著過人的膽識與堅持克服了重重困難,成功地用雙腿跑出生命的寬度、跑出台灣的奇蹟。          【新新聞周報第988期】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禮服
創作者介紹

進口窗簾

qd61qdlza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