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1月8日電 路透社7日發表分析文章稱,英國5月大選對歐元區穩定的影響,可說和本月希腊提前選舉的影響一樣大,令歐洲投資者陷入達六個月的焦慮期。
  文章稱,2015年兩大新主題已然在金融市場發酵:一是希腊政局動蕩以及對該國可能退出歐元區的擔憂,這讓人回想起2011/12年那場歐元區危機;另一個則是英國政治風險,以及大選可能揭示出英國退出歐盟的公投有多大成功機會。
  “希退(Grexit)”和“英退(Brexit)”——分別是希腊退出歐元區和英國退出歐盟的縮寫——除皆源於選民對歐洲機構的幻想破滅外,似乎沒什麼其它關聯。兩者起因不同,而英退的機率可能還高些,儘管可能還是好幾年以後的事。
  民眾支持率較高的希腊反對黨將國內幾年來的經濟嚴重衰退,歸咎於歐元區主權債主要求其實施縮減開支,以換取大筆貸款來輓救該國免於破產。
  外界日益揣測,反紓困的希腊左翼激進聯盟黨(Syriza)可能贏得1月25日大選,並試圖重新協商那些貸款和條件。重新協商或將再次激起希腊和歐元區其他國家間的對立,投資者也會重新繃緊神經,擔心這種緊張關係最終導致希腊退出歐元區,並由此影響到歐元區能否續存。
  英國並非歐元區成員國,但公眾普遍對過去10年來歐盟新成員國公民一波又一波移入英國感到不安,迫使執政的保守黨承諾,若再度執政將舉行公投,討論在歐盟的“去留”問題。
  讓這兩個主題產生聯繫的是,英退可能產生前所未有的局面,無形中為希腊或甚至其他國家退出歐元區鋪路。
  歐盟協定中對一個國家退出歐元區並無法律條款或框架;但條約經過周密設計,使得加入了歐元區的決定不可逆轉。
  那並不表示單方面退出歐元區的情況不可能出現,但由於缺乏任何經過同意的機制,在之前的危機時期,這個因素至少提高了相關風險,擴大了對未知狀況的恐懼,也意味著,歐元區國家內部關係崩壞必須達到極為嚴重程度,才有足夠理由違抗整個歐洲理事會。
  不過,永遠還有一個合法途徑脫離歐元區:整個脫離歐盟。
  根據歐盟的裡斯本條約(Lisbon Treaty)第50條,成員國可以依據本國憲法的要求,決定退出歐盟。
  這項條款列出公告通知的作法,並指出,自退出協議生效日起,或若未達成退出協議,則從公告通知的兩年後,所有條約不再適用於當事國。理論上這應該也包括參與歐元的部分。
  如果英國首相卡梅倫領導的保守黨贏得5月大選,並一如承諾在2017年之前舉行歐盟議題公投,那麼英國大有可能成為第一個引用第50條的歐盟國家。
  儘管高盛分析師周二(6日)表示,英國退出歐盟代價慘重且不太可能發生,他們認為保守黨仍有機會贏得大選,儘管反對派工黨在民調中領先,而且存在各種執政聯盟組合的可能性。
  然而民調顯示,高達50%英國民眾將投票支持脫離歐盟,意味著保守黨如果勝選,隨之而來的將是英國脫離歐盟的重大風險。
  英國與希腊的關聯在於,光是英國退出歐盟,為歐盟與歐元區內部不滿的成員國開創先路,就有可能使得曾經看似妄想的單方面行動變成系統化,成為一套連貫、看似有理的流程。
  最低程度而言,這也能為未來面臨紓困協商的國家,提供一個更有力的籌碼。換言之,這些國家可以說,如果把我們逼得太緊,我們可以選擇退出走人。
  對大多數國家而言,只是為了逃避歐元區的苛求就如此行事,似乎仍然太過激進了。對於珍視與西歐的緊密政治聯繫、商品自由貿易以及資本與人員流動的國家來說,這等於是把孩子與洗澡水一起倒掉。
  無論左翼激進聯盟黨對縮減開支舉措和債務重新協商的立場如何,該政黨仍支持希腊留在歐元區。更有甚者,最近的民調顯示,希腊人對歐元區的支持率超過70%,更遑論對歐盟的支持了。
  雖然本周媒體稱德國正在針對希腊退出歐元區擬訂應急計劃,但德國和其他歐元區伙伴國均強調,它們希望希腊留在歐元區,即使有必要進行更棘手的協商。
  儘管近來市場大幅震蕩,投資人仍認為希腊不退出歐元區的可能性最大。例如,德國商業銀行的分析師本周調高了希腊退出歐元區的可能性,但機率仍只有25%。
  希腊10年期公債收益率約為9.6%,仍比危機高峰時期低得多,市場走勢也沒有顯示投資者預期會出現與希腊退出歐元區、發行新貨幣和大規模違約等事件相關的動蕩。
  “9%的收益率無法在發生這類事件時保護你不受傷害--這隻是一種風險表述,”前瑞銀首席分析師馬格努斯(George Magnus)表示。
  然而,匯市和期市等各個市場試圖衡量的是升高的風險,而非強烈的信念。
  “我們並不是要說歐洲經濟暨貨幣聯盟(EMU)退出版本2.0,應該有接近於2012年的風險溢價。我們只是認為當前匯市的風險溢價對所有可能的結果來說是太小了。”摩根大通策略師諾曼德(John Normand)表示。  (原標題:英媒:英希選舉引焦慮 英退歐盟或刺激希退歐元)
創作者介紹

進口窗簾

qd61qdlza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