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農民自鋸病腿的痛感尚未散去,安徽定遠男子用茶杯碎片自斷雙腳的消息又接踵而來。昨天,自斷雙腳的劉敦和已經得到社會救助施行手術,費用由捐助款支付。
  醫療保障的覆蓋面正在擴大,但在一些農村地區,或是因為“新農合未辦理”,或是因為大病保障的範圍仍然顯得逼仄,動輒衍生出的就是“自斷雙腿”這樣的決絕行為。輿論的關註在跟進,接下來有著地方政府的關註,以及社會各方的大力救助。一起有著悲愴底色的事件,終於成為地方政府口中的“領導高度重視,病人情緒穩定”。然而,一切就結束了嗎?
  河北、安徽之後,假如繼續出現類似的“自斷雙腿”消息,還能獲得和前者相同的救濟力度嗎?答案顯然存疑。事實上,即便只是就河北、安徽這兩起相近的“自斷病腿”相比較,其所引發的輿論關註力就開始呈現出下降的趨勢。譬如單就關註級別而言,河北農民自鋸病腿事件獲得了河北省以及保定市政府的關註,捐款更是來自全國各地乃至海外愛心人士。而在安徽“自斷雙腿”事件中,無論是關註還是救助,它至今仍止步於定遠縣。
  不極端就引不起重視,只有讓輿論震撼,才能獲得本應獲得的系列救助。我們並不否定輿論傳播的價值,但它的確會呈現出一種註意力下降的趨勢。換言之,倘若再無新鮮的關註點,輿論將很難關註到下一個類似的“自斷雙腿”;而此前處於沉睡中的政府救濟職能與外界慈善,同樣很難再被輕易激發出關切之心來。這是一種“眼球苦難”的效應遞減,同時更在表明,對於“自斷雙腿”,還有其背後沒有傳播要素的看不起病者,他們真正需要的,並不僅僅是悲情式傳播,儘管這可能為他們帶來迅捷且難以想象的短期關註。
  在網上,曾經有一篇文章被熱傳,說的是在雲南貧困山區的雪天里,當地小學生穿的依舊是破爛的鞋子,老師拍下了他們的鞋子,並講述了辛酸故事,一帖感動千萬人,無數的鞋子和衣物從全國各地寄往這個山村小學。但作者卻尖銳地指出,如果有人再貼一組關於鞋子的照片,未必能夠引起同樣的轟動。“除非你再找到一個更好的角度,講述一個更動人的故事”——同樣,對於那些沒有輿論震撼點的醫療貧窮者來說,讓他們走出困境,依賴的只能是社會常規的有效救濟機制,讓基本的醫療保障無遺漏,讓大病覆蓋最大限度“擴容”。
  社會的疼痛感或會被輕易感知,但究竟該以什麼樣的名義去救助“自斷雙腿”者?如果有可能,我們希望他提前就被“發現”,並以制度眷顧民政幫扶免於決絕的自我救濟,如果一切實在無法避免,我們也希望所有“揮刀自向”者,都可以被公共管理者與愛心人士平等發現並救濟。“自斷雙腿”新聞後,別隻留唏噓,還請切實關註與重建社會救濟的無處不在。
  王聃(湖南 編輯)  (原標題:該以什麼名義來救助“自斷雙腿”)
創作者介紹

進口窗簾

qd61qdlza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